不想当诸葛旗的杯总不是好枸杞精

公司认证插着诸葛旗的中海蓝盖直男杯泡枸杞。

占tag致歉。
手写扇面。
素材来自漫漫的《AWM[绝地求生]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手写by抱山。

哎拉一下角色歌。…………
老王贼拉可爱了。
已经加入单曲循环列表。

梗大家都懂,遑遑无归那句写不下了。
就这样。

【填词】韵脚喂小苹果了。

#鹧鸪天·寄忘机#铮断殁魂遣情衷,枉教归人痴梦同。年年荣枯掩兔茕,时时醉解恨酒踪。眉间事,怅三弄。意重堪共浮云东。帘栊羞见暖衾中,懒抛玉枕羡春风。
——远道

#存戏备份2#锦衣出游

没有yy真是知己。
凛冬严寒,夜来反侧难寐。梦醒风雪敲窗,只得挑一盏残烛阅卷,伴融雪泪。不若青灯古院庭深深,终是太暖了些。不眠清瘦,不知破晓,应诺出行。锁扉叩门,檀衣锦履,遥去青山路,孑影清癯。
拂晓明暗,天公暂且停笔,收墨留白。晨风擦肩冷彻砭骨,道旁已有二三人家早铺吃茶作店。冷露沾衣,沿途昳景犹着些霜色,渐许化开如碧泓跌落足旁。稚童犁牛,少妇待织,壮丁早出,一派欣然升平。
乃旋步回身,摆作鹞尾停小筑门前。
绿林青葱素若指,云窗叠锦,玉枕纱帐睡觉;访来还若推门笑,绛唇霞帔,点朱多情红绡。
倚身园墙外静等,濛雾空明,遮敷面孔,若惊觉纤足移巧,屋中软香款款雅意秾华,鸳机明艳。一人探首而出,红杏不及艳色羞煞回墙。其笑靥不改,声落昆山玉碎。
“你来了。”
山雀无趣徙离,反掌覆过青葱柔荑,漫步前去
“走罢。”
不觉日已大白。
青莲塔晴色方好,九溪途经,波色潋滟。忆及盛夏盎日,己策剑煮酒,伊人傍水而舞春华。泉鸣鹤唳,风声心悦。南燕返还流云缀首,碧水环山,驿桥细柳扶风,剑锋过处,飞花落叶清隽。身形随动,破空声伴素手拨弦弄蝶,手植山茶不及半分水榭香颜。
为伴其逛早市,买尽一切新鲜物什来取欢喜。手烹午膳,画舫楼船,千般思绪涌上,遂致琴而过
“赋一曲罢。”
如此,檀白两色双影,清琴随萧,为情风月不足说。
不觉日薄西山,华灯上时,风露中喧闹夜集,皆出对成双结来河灯。罢篙随截一盏莲灯,付过银两,书下姓名,不料为人察觉,换袖掌一支早备好的忍冬玉簪,栖身为人别为云鬓。
“借花献美人。”
出笑清朗,圆月犹皎如人洁肤。湖心消释惘然,薰风又添些少年心事。红灯影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,蜜化入絮语难捱年华风去。青溪温煦,冷碧树梢施上一层清光铅华,云丝纤柔,移目望却,红颜秀骨,便是今日予之圆足幽甜。
对案酣嬉,楼船待月,共窈窕,一帘幽梦。元月廿九,金华周与知己一游,聊有此记。    
落款:公仪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#存戏备份1#青楼

就这样。挺可爱的姑娘。

暑夏炎燥,濛雨随风而至,素服深衣傍立门亭清池,闲抛籽食,锦鳞攒挤呷浪,尾摆催出缕缕菡萏沁香。近日宦党寻不得龙王兴风,倒是一念一清净。移步任童子加身紫棠色锦衣御外,庭院深深,墙角探几枝海棠,无暇玉质,蕊吐风露还凉,指尖接来如滚珠抛玉。端正束冠,临缰跨马,闻仆侧问,只答)初雨难得,念良辰美景,休放虚过。(合髀催马,漫踏长径,正见一处楚馆,品名尚且风雅。滚鞍而下,叠指叩门入,落座命厮上茶,茶托稳平沫,唇含云雾香,笑言)缘何前来,不过寻芳。倌便罢了,不如为某寻个美人儿来?

闻有客来,匆拾妆容,眼角一抹飞霞醉人,斜插银鎏金镶珠玉簪入髻,红纱逶迤于地绽绮丽之花。
接小婢手捧执扇淡绿珐琅柄,随意挥就,象牙丝编织花鸟仿然欲活。
水葱似指甲细捏裙边踮下楼,未语先带三分笑。
远见人衣着发冠皆不菲,面上笑靥深层,执扇堪遮嫣红唇脂,轻扭纤腰小迈莲花步至前。声色酥骨。
[不知这位爷,可觉得奴家有以色侍您的本?]
屏风半掩衣影鲜烈似惊鸿而至,眼眉艳色动人,沾晕殷红如朱砂一笔。玉扰云鬓,裾透软香,未见先闻笑语三分含嗔意,玉指青葱细拨执扇,腰肢款摆,脂粉萦扇,花鸟醉倒。若为寻常人看了去,怕立时酥透半边骨。长眉不惊桃花目似笑非笑,掌壶添新酒,一眼睇过似评如鉴,松握柔荑引人入座,语声慵懒)色是足矣,然不知美人可有凭身才艺,钓人上钩?(唇泓浅勾直用半盏醇酒

顺从任人厚实大掌引入座,闻言以丹蔻掩口咯咯娇笑,剔透紫晶镯于袖探头更映玉腕如霜肌理。
时人喜名妓,皆因妓们才情并茂长袖善舞,若无一技之长,又怎当得了这花魁头衔。
存了不让人小觑的心思,斟满杯酒,檀口轻启,婉转如清萧般唱了起来,缠缠绵绵,化入心房。
[一杯酒,对春桃。新寒半怯几枝摇。一帘疏雨侵红瘦,怎忍芳心对酒浇?]
可人笑着将酒杯凑至人唇边。

抚掌而赞,为人唱得舒心,便满饮下那杯酒,只觉琼浆浸淫美人香,声声歌宛出空谷黄鹂啼啭,细白颈子微昂,风尘味也无,黛眉尖一寸描绘目中如诉妙语。指捻紫玉髓珠串,随意对道)三更雨,满玉溪。老泉回酣碧环迎。怀锁香玉试泸酒,不堪风月向曲栖。(言未罢先出笑,修长指节点人白皙下颔,佯作败态)姑娘好歌喉,好文采。一甲甘拜下风。(雨织愈浓,就轩窗听雨打残荷声,匀满几盏玉酿与人对酌,两弯桃花目作新月状,算是添了一抹悦色)英雄折腰醉倒芳丛,花中魁首,果真名不虚传。倒是某轻看姑娘了,实不应当,先自罚酒一杯。

闻得赞赏,芊指绾碎发于耳后,朱红唇角微扬藏笑,望人眸中水光潋滟。
[真是过誉了。爷才当得真文采,奴家不过雕虫小技博爷一笑,怎可称好?]
柔荑葱白顺势缠人修长指骨,纤柔身段翩然慢移近。
[罚酒亦需助兴。]
抬腕低眉斟酒,细腻白瓷盛酒液透亮,云手捧至人唇边。
[二杯酒,对夏荷。雨后凝珠展碧阁。 风暖香频谁似我?诗寻不到酒相和。]
曼妙歌声随雨而落盈满帘。

一饮清酒洗喉濯膺,下入肚腹穿肠,消去几分庸俗气,再添灵台明净,恻心欲动。唤书童取名琴松雪雅弄置案,漆面伏羲式身檀木横陈,襟正探指,外袍宽大更现风神秀骨。起手散音酬和人曼妙歌声,古旷苍远如长松停云冷,叠指轮拨,吟猱间音律转承,灵秀底音杂入轻欢调子,擘摘跪指,泠泠清音合窗外雨声,大小玉珠相投镜湖,按腕锁住人心涟漪。余韵环合不散,一时间,秋水长天,万壑松风,水光云影,鸟虫啁啾,锦绣繁花皆入琴影。仰首复尽一杯,朗笑道)今日借姑娘兴头,怕是这琴贪色,亦比平日温驯上许多。好曲还需好声合。酒逢千杯难遇知音,今日某总未白来一趟。

琴身古旧难掩灵秀之气,音韵通透,清若溅玉颤如龙吟。
珠玉音色似穿透雨幕,腾越层叠鳞瓦,蜿蜒河道,交错石桥,织缠于朵朵玉芙蓉新绽嫩蕊,和歌声而落滴溅青石板。
唯见修长指尖不住轻拨慢捻,弦间暗藏林间争鸣百鸟渐停歇。
[爷这曲可不是要出神入化了?这样的好耳福。]
又借着些笙歌裙屐醉斜醺,面上呈酡红之色,支了皓腕有意嗔道
[既是喝酒,需得尽兴而归。三杯酒,对秋菊。 冷雨凄风不改期。 更劝黄昏一杯酒,寒秋残月两难敌。爷请。]

三巡已过,清酒下用几坛,面色未见醺醉。环臂揽紧人秾纤有致腰肢,俯首帖耳,酒液沾染艳色薄唇顺人眉心妍丽桃夭向下厮磨,叩印唇端。脂粉味入鼻翕动,红纱影妆出一层薄媚,笙歌掩去交颈啧声,偷得美人儿香心中尚算餍足。忖度细思,桃花目中且留潋滟烟波作多情。唤来随侍自名录中清点几箱名昂头目,朱砂毫尖特标出点翠如意步摇与雪青翠羽鎏金玉钗,聊以赠人。起身解锦袋银票与楼内小厮入账,笑吟吟回执人素荑轻吻,道)凭仗苏姑娘这张甜嘴,在下也免不了日后多多关照楼内生意。今日尽兴,夜深多叨扰,便亦不再留了。(行至厅门正逢四抬头目入门,随手拈动腻滑翠羽,回首笑道)一枝秾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姑娘著点翠钗着实惊艳,只下次来时,莫要忘了在下便是。(言罢负琴策马,袂晕华灯颜华 ,绝尘而去

长身玉立,丰神俊朗,一对潋滟桃花目灯影下尤为艳绝。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公子世无双。
若是个道行浅的小姑娘,恐早已迷的七荤八素芳心暗许。
执扇掩素白下颌不语,兀自看人衣袍投于夜风怀抱。
许久出神道。
[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。]
————结————

分享一只刚出炉的儿子。略像小星星,但操刀的是宋爸爸的职业真武。♡

小说置顶置顶我可能每天更#维赛现代梗#《35°记》


楔子 
静室内。
望见摄影师的详尽储藏不亚于航海家在新大陆发现了第一条矿藏,悬挂着敷衍的风景相册下掩盖被珍藏的幕墙,银色精巧飞镖将主题统一的相片钉在木板上,而相片中灰蓝发色少年的张扬也很是锋利,能在第一眼攫取人的神识,然后用他翘露出唇缝的虎牙尖正中靶心。
缠缚黑色相机肩带的腕部向下延伸,是骨节明净,修长而干净的一双手。修剪齐整的硬甲缓慢磋磨拇指上常年磨练出的圆茧,尔后温柔地触碰在了相片塑封表面。
“……”在离开这个秘密花园的最后一刻,他稳重的唇线下抿,却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只用双指夹起一支特制记号笔,笔迹的银白流光色泽与他光下的刘海并无差,既如此,他仍然吝惜于在相片上留下别样的痕迹。
许是意识到主权在手,笔锋又犀利了些许,圆润有致的花体在边沿有着戈戟锋锐。
Seckor.任意如此写到。
似乎还觉得不够似的,他将字体下压,用略带缠绵的笔触在相片背面写下。
“I'm  back.”
影随身动,帘幕落下。书架音响的显示灯突兀闪烁。
乐声响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。这里鹿无虞,安静屯粮的道长。这是一个有关模特业余摄影师和歌手的双向暗恋的故事,文笔已被阿黄吃掉就不要取笑我了。食用鱼块